• 欧阳文章:观钱江潮札记

  • 时间:2020-10-09 15:40:48 点击数:1022 文章来源: 欧阳文章
  • 微信图片_20201009154306.jpg

    欧阳文章:观钱江潮札记

     

     

    钱塘江形喇叭,大潮水涌浅道而受阻,后潮急推水面壅高,翻滚掺气,乃成天下奇观之钱江潮。奔涛千尺高,砉然惊螭蛟。席卷三千里,浪刺轶层霄。每岁农历八月,万众云集,人头攒动,皆视观潮为快意人生也。

    农历八月十八,乃钱江大潮尤为壮盛之日。苏轼《观浙江涛》云:“八月十八潮,壮观天下无。鲲鹏水击三千里,组练长驱十万夫。”庚子年中秋,予兴致盎然,携朋侣观潮,只见:白浪初看云出门,惊涛旋见大江奔。初时,日光下一丝银线天际而来,如一座雪岭飘海,似一座黑城浮江。渐之,潮声若雷霆,震撼苍穹。少顷,潮势豪横,吞天沃日。弯道拍岸,浊浪排空,直刺九天,蔚为壮观。此时,人山人海,欢呼鼎沸,观潮交响骤起。

    观潮古已有之。宋朝周密《观潮》云:吴儿善泅者数百,皆披发文身,手持十幅大彩旗,争先鼓勇,溯洄而上,出没于鲸波万仞中,腾身百变,而旗尾略不沾湿。以此夸能,而豪富贵宦争赏银彩。江干上下十余里间,珠翠罗绮溢目,车马塞途。饮食百物,皆倍于常时;而僦赁看幕,虽席地不容间也。可见其时观潮之盛。然,此乃富人之乐事,不容间者则乃穷人也。

    自古以来,多是昼观钱江潮,夜观者少焉。殊不知,夜观亦美不胜收也。君不见,月色横空,江波静寂,悠悠江水吞吐蟾光,便是一段胜景。明代高濂《四时幽赏》云:“风色陡寒,海门潮起,日影银涛,光摇喷雪,云移玉岸,浪卷轰雷,白练风扬,奔飞曲折,势若山岳奔腾,使人毛骨欲竖。”此时,予默对壮旷苍茫之自然,顿感悠然意远。顷焉,一线白痕远缓移来,忽而风驰雷电疾奔,向南移去。月下,潮高不过数尺,然其状如釜中怒沸之水,跃动不可止息。诚如古云:十万军声半夜潮!

    予尝阅其典籍,乃见古时钱江潮引灾频频。《旧唐书•五行志》载,公元七七五年七月之一晚,杭州城内大风突起,海潮翻腾入城,人殁四百之余。清乾隆年间之公元一六九六年,海塘大决口,潮淹杭州至平湖,人殁一万之众。是故,历代筑堤御潮。文献载,十世纪初,杭州附近筑捍海塘,为石砌海塘之始;清康熙、乾隆年间,则筑鱼鳞大石塘,沿用至今。钱江河口整饬始于十八世纪。文献载,公元一七四七年于赭山与河庄山间开挖中小门,以中泓稳河势,然不久复淤。新中国成立后,政府全面兴修水利,治理钱江,永绝水患。嗟夫,而今观潮者之所以众,乃得益于此也。

    翌日,予与朋侣扣弦以歌,击樽而和。执樽而自我,神游奋发;抚扇而重思,身轻物灵。今者,对江水之苍茫,呼秋风之清瑟。斗转星移,江潮依旧;思赞此今,山河锦绣。中华大地人杰物灵,九州儿女吸云揽月,犹如钱江之大潮也。予执樽静思,犹觉人生亦复如潮。人生高潮之时,乃浮巍乾坤志凌云;而人生潮落之日,亦一马平川江平阔。诚如毛泽东诗云:“千里波涛滚滚来,雪花飞向钓鱼台。人山纷赞阵容阔,铁马从容杀敌回。”是也。

    庚子年秋记。





    文章来源:欧阳文章

服务热线

18231683639

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