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氧,下一个莆田系温床?

  • 时间:2019-07-19 11:12:27 点击数:299 文章来源: 美商社
  • “美容微整形专业医美APP——因为严谨,所以专业。”随着新氧的上市,这句广告词越来越深入人心。在APP介绍中,新氧称,目前有数千家正规医美机构入驻,累积了超过200万篇真人变美日记。

     

    今年5月2日,互联网医美企业新氧科技在陆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交易代码为“SY”,开盘价16.5美元,较13.80美元的发行价上涨20%,截至收盘,新氧科技报18.21美元,涨幅达31.88%,市值达18.23亿美元。

     

    在成为我国“互联网医美第一股”后,新氧撩拨了许多对医美蠢蠢欲动的心。

     

    招股书显示,2019年一季度,新氧平台上促成的医美服务交易额已经达到6.94亿元,付费医疗机构数量增至2701家,营收为2.06亿元,同比增长81.8%,净利润为4590万元,同比增长49.9%。此外,新氧移动端月活跃用户数量达到193万,付费用户数达到12.73万。

     

    截至2019年4月,新氧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提供查询、挑选和预约医美服务的在线平台。

     

    虽然上市后的新氧成为医美头部平台,但是新氧是不是够严谨,能不能让医美行业变得透明还不好说。

     

    近日,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医美机构销售违禁的肉毒素等药品、整形日记造假、代运营……新氧平台上问题重重。

     

    入驻机构线下私售违禁药


    目前国内市场只有两个合法的肉毒素品牌,即国产的兰州衡力与进口的保妥适(botox)。但在新氧APP的相关药品列表中,除了衡力和保妥适,还有5个标注“新”“热”字样,但未获我国批准上市的其他品牌的肉毒素产品,如韩国的“粉毒”“绿毒”等。

     



    对此,新氧回应称,报道中提及的新氧平台上有对违禁药品的介绍,正是为了提示消费者注意药品的合规性。平台上架的“粉毒“、”绿毒”、”白毒”相关SKU均是来自韩国医美机构,即以上产品可以合法施打的地区。

     

    此外,记者发现在新氧APP上注册的有些医美机构,通过平台与客户联系时表示没有“人胎素”等违禁药,但客户到店后,却私下销售上述违禁药品。

     



    针对线下私售违禁药品,新氧称该机构并未在新氧上架违禁药品SKU,但针对此事,新氧第一时间对涉事机构进行了下架处理。

     

    整形日记造假、新氧代运营已成产业链


    记者还发现,新氧平台上诸多栏目存在大量代运营和代写团队造假。出售新氧日记案例的人称,出售的新氧日记案例分真实案例和PS制作的案例两种,后者量大,售价2000元一套。据他的说法,新氧日记案例按照项目、是否独家、是否包含术后恢复期,售价各有不同。

     

    搜索淘宝,有不少商家出售整形手术图片。有商家表示,表面上看店里成交量小,但实际交易中,商家一般走微信转账交易,因此交易数量不在淘宝页面体现。

     



    一位商家告诉记者,他卖的图分两种:388元100套的手术前后对比图,这些图只能发朋友圈,通不过新氧的审核;另外有458元一套的独家案例图,包括了术中术后恢复图片,专门给客户发新氧日记案例的。

     

    尽管新氧有称为“EVA系统”的反黑产作弊系统,针对一些可疑内容,对用户进行风险提示,会显示“该案例缺乏术中/术后恢复过程,请谨慎参考”等内容。

     

    问题是,这种技术手段,实际上并不能有效遏制作弊行为,作为反作弊重要参考标准的“术中恢复过程”,造假者通过聘请模特,就能模拟还原出来。

     

    不仅如此,很多代运营公司还为医美机构提供新氧平台的代运营服务,包括项目包装、医生包装、内容优化更新、问答和医生诊断报告等。简直是线上全托,为消费者解疑答惑的“专家”可能是什么都不懂的运营小白。

     

    对于黑产公司提供虚假日记代写服务的问题,新氧回应称,内部调查小组已第一时间对相关账户和日记进行了封禁。


    此外,新氧还表示,未来,针对医美日记,新氧即将上线人脸识别技术,通过用户人脸及账号绑定信息进行交叉验证,进一步提高平台审核能力。


    公众号靠明星八卦获取流量


    “卖二手包、代言十几个微商拼命捞钱救丈夫的董璇还是离婚了”、“曾是昆凌老板娘、周杰伦见到都要礼让三分!这个女人不简单!”……凭借着蹭热点、明星八卦,新氧公众号上类似的标题党文章,几乎实现了篇篇10万+的流量。每篇文章或多或少都在借助明星八卦传递“变美”主题,并会在文末附上新氧APP的下载链接,将公号上的用户进行导流。

     



    根据企查查显示,新氧曾陷入多起明星名誉权、肖像权纠纷中,许多明星对其进行过起诉,其中还包括流量小生鹿晗。但巨大的流量诱惑使得新氧依旧靠此类营销手法博取眼球。

     



    通过明星八卦吸睛,将用户导流入自家APP,再通过整形日记等进行精准推广营销,增强用户与平台之间的黏性,进而进行软文植入,最终通过赚取服务商的广告费用和线上预约获取中介费用两种方式获利。

     

    根据招股书显示,新氧的主要收入来源于信息服务费(广告费)和预定服务费。在2017年之前,新氧的收入还是以预定服务为主,即用户从新氧下的单,平台每单可收到10%左右的返佣。截止2018年,新氧的广告收入为4.15亿,占比62.3%。2019年第一季度,广告收入增长超过预定服务费,达到1.43亿元。

     

    新氧的商业逻辑让人不禁联想到百度,百度通过竞价排名,将莆田系医院列于搜索前列,以赚取莆田系医院的广告费用。自魏则西事件之后,百度进行整改,但今莆田系广告又卷土重来。

     

    百度上的莆田系还未厘清,新氧似又跟上步伐。毕竟整容医院是莆田系的一大支柱,而莆田系差的不是钱,正是百度、新氧这样庞大流量体。

     

    新氧创始人金星曾公开表示,以百度为首的竞价排名是典型的逼良为娼,新氧收取的信息技术服务费仅仅相当于在百度推广费用的1/5或者1/10。

     

    然而现在,致力于颠覆医美行业潜规则、消灭行业中介的新氧,可能正在成为医美行业最大的中介。

服务热线

18231683639

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