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董校长:中国烟草挽救中国保健品

  • 时间:2019-03-21 09:37:45 点击数:252 文章来源: 董校长
  • 文 | 候普传媒总裁 董玮

    图片来源 | 网络

     

    最近,一位85岁的老人向三家保健品厂家发去律师函,称连续吃了它们生产的某款保健品14年之后,诊断出了患有前列腺癌,并称曾向多名专家医生咨询,专家医生的意见均认为他所患前列腺癌与长期服用保健品有关,因此要求协商有关赔偿及后续治疗问题。

    受此鼓舞,我决定起诉中国烟草。

     

    ◐ 

     

    我吸烟的历史久矣,14岁就开始了。刚开始吸烟并不是觉得烟草的味道有多鲜美,而是觉得吸烟就和现在揣有一二枚比特币一样很酷、很拽,还具有“老子长大了”的耀武扬威意味。并且我那会儿思想上是想做一个小流氓。我父亲在我那个中学当语文老师,把我盯得很紧,要我走正道做好孩子,我烦他不过就不想按他的意思来。我就跟希腊神话中的弑父者一样要反对威权主义,打倒一切阻碍前进的绊脚石,偏偏不做父亲要我做的那种傻不拉几的好学生。

    那时候,我身体的各个系统都发育成熟并运转正常,强盛得很。我走路带风,骨骼咔咔地像冰河开裂那样响,一挥手就是潘安的风范。关键是,我已经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主张,觉得自己的人生不容别人划定。在夕阳下,在我们居住的那个街头,在父母看不到的地方,我们三五成群,斜着身子靠在墙上,嘴上叼着烟卷吐出一个个烟圈,脸上腆起厚颜无耻的笑。这印证了一位叫亨利·罗什福尔的记者说的,香烟是“不满的象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