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2P平台迎来“大结局”:一梦黄粱今朝醒,半缘修道终成空

  • 时间:2020-07-11 11:28:11 点击数:221 文章来源: 中新融媒
  • 今年,随着“爱钱进”与“微贷网”的爆雷,P2P平台终究难逃强制被清退的风险,而回顾P2P网贷平台的发展,从萌芽到野蛮生长再到清退,也不过短短十余年。从2016年开始,监管层终于出手,接连出台了一系列的文件、政策,行业从高光时刻走向黯淡。从高峰时6000多家平台,到现在不足百家。


      随着越来越多的平台机构被劝退清退,部分大平台也正在与一些机构进行资金上的对接,以力求迅速转型,使自身快速的进行转型而脱离P2P网贷市场,如国内第一家P2P平台—拍拍贷,也与去年底进行了转型,将名字改为信也科技,公司的定位向金融科技方向发展,不再接受新的P2P网贷业务。


      十年,黄粱一梦终成空


      P2P最早诞生于2005年,英国Zopa是世界上最早的P2P公司。Zopa通过互联网实现有理财需求的投资者和有资金需求的借贷者之间的信息匹配,整个过程无需银行介入。此后,该模式逐渐在美国、日本等国推广。


      直到2013年,余随着额宝横空出世,冲击银行理财市场,刮起互联网金融之风。网贷平台由此迎来野蛮生长发力期,各路资本开始看好这一领域,其中不乏国有资本、上市公司。在之后的激烈竞争中,代表着信用的国有背景成为部分平台宣称自身实力的标签。一些上市公司也着力布局互联网金融行业,更有上市公司更名为“匹凸匹”,以蹭市场热度。以“宜人贷”为代表的网贷平台实现海外上市,更是成为行业的高光。


      到2014年、2015年,网贷平台达到顶峰状态。据不完全统计,彼时全国共有各类P2P网贷平台6000多家,跑路、非法集资等问题亦随之出现。当时的怪现象是层出不穷的新平台与越来越多的问题平台并存。即便如此,也没有引起足够的警醒,高收益带来的狂热屡屡上演。在这段时间内,P2P网贷平台与遍布在各大高端写字楼里的理财公司,上演着颇为相同的故事:以高收益为诱饵,带着一批又一批的中老年投资人,参观公司、去借款企业看项目,举办论坛,邀请专家学者站台,指点财富增值之道。


      然而,随着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三期叠加综合作用,导致部分企业经营困难,难以承受高成本借贷,带来的一大后果则是一些头部网贷平台的理财产品出现逾期、爆雷。


      “助贷”成互金转型“香饽饽”


      自今年疫情以来,随着大量的催收公司、P2P公司、大数据平台接连被立案调查、以及对高利贷、非法贷款等法律界限的确立,先前不少转型成助贷公司的P2P平台,也逐渐进入了行业末日。而在过去五六年的时间里,网贷是整个互金行业最耀眼的明星。但时至今日,强监管下行业规模和平台数量持续缩水,前景不明,转型助贷似乎成了不少互金公司的首选。


      什么是助贷呢?助贷的出现最早可以定位到2007年。


      那时,国内的互联网金融刚刚处于发芽的阶段,由国家开发银行和深圳中安信业共同推出的“银行+小贷”的业务模式称之为助贷业务的鼻祖。而后来,助贷业务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种模式:


      一、助贷机构为资金方代销,充当渠道角色


      举个例子来说,就是银行有一个贷款产品需要推广销售,但是银行自身的推广渠道有限,那么银行就选择一家助贷机构,把银行的诉求告诉助贷方,随后助贷方去寻找客户,但是后续贷款成不成功,和助贷方无关,银行成功放贷,助贷拿佣金,这种模式的规模现在市面上非常小了,因为对于助贷机构来说进账速度太慢,花的人力物力太大。


      二、助贷机构先进行审核,贷款成功后充当保姆


      这种模式相对前一种不同的是,助贷平台先进行审核,然后再进行分批推荐给资金方,资金方进行最后审核后放款,后续还款时,助贷机构还要维护债务人贷款后的管理,充当保护角色。


      这种模式因助贷机构也是全程参与放贷环节,相对于前一种利润也高很多,也更加确立债务人的安全性,市面上现在这种模式是占据主流地位的。


      不过因为前几年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措施并不齐全,助贷机构中又出了乱子:


      因为助贷机构要能与银行合作它的门槛是非常高的,银行对需要选择合作的对象非常慎重,要考虑到助贷平台的各种背景,所以非常多的助贷平台纷纷去与消费金融公司或者网贷平台合作,最后,因为出现了臭名昭著的“现金贷”,因其居高不下的逾期率以及放贷机构暴力催收导致的恶性事件,监管部门直接叫停助贷机构与消费金融公司及网贷平台的合作,继续回到一定要与银行合作的层面上来开展业务,这就又扼杀了一批公司。


      P2P平台转型举步维艰


      P2P网贷平台的发展,可以说是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故事。从本质上来说,P2P和非法集资放贷在表现形式上没有太大不同,区别在于一个定位是信息中介,一个是信用中介,但从外部视角来看,很难完全区分,中间涉及到资金流转、法律结构、风险承担方式等区别。


      之所以P2P存续十几年未被取缔的原因,一方面是在通过技术方式促进金融脱媒的大背景下,政府对于新鲜事物有较大的包容性,希望行业能平稳发展,作为传统金融的补充;另一方面,P2P的出借人是个人,企业有营业范围的限制不允许做金融业务,但是个人之间的借贷行为自古有之,而且没有法律的明令禁止。


      但是很可惜,P2P行业没有朝着国家希望的方向健康发展,不仅没有减少社会的融资成本,还带来了较大的社会风险,越来越多的公司出现暴雷,说明向出借人归集的资金没有正常的使用或者没有在足够风控保障的基础上使用。


      国家取缔P2P,并不是针对于某家企业,而是对于整个行业,所以对于不好好做业务的P2P公司就出现暴雷、倒闭、关停,但是仍有部分P2P企业有一定核心技术,也正常开展业务,没有挪用资金,这类企业在出借人端受阻后就得寻求新的资金渠道,转型做助贷就是一条可行之路,只有转型成功的企业才能平安落地,继续发展。


      但是目前来说,还是有部分平台无意转型或者公司转型能力不足。


      对于经过那么多年打磨还存活着的大型P2P网贷平台来说,因其自身发展也相对于成熟,有自身的金融资源,转型就会相对容易,但是小型平台基本上告别了转型这条路,就现阶段来说P2P网贷公司想转型只有两条路,一是助贷机构,二是信用中介。


      助贷机构对于小型平台已经拒之门外,银行不可能去放着大型平台不合作,去和一个经验不足、风控能力差的小型平台合作。而转型成信用中介这条路也已经是关闭了大门,网络小贷的牌照已经停止发放了,消费金融公司的门槛又非常高且对资金方有着严格的资质要求。


      而实际上,转向这两类方向都存在着困难。首先网络小贷牌照已经停止发放,而消费金融公司门槛较高且对出资人有严格的资质要求。其次,日前下发的《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要求商业银行建立健全合作机构准入和退出机制,在内控制度、准入前评估、协议签署、信息披露、持续管理等方面加强管理、压实责任,这对于向助贷业务转型的网贷平台来说,也是新的考验。


    文章来源: 中新融媒

服务热线

18231683639

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