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账户被冻结1000万!年GMV300亿的斑马会员病了

  • 时间:2020-06-30 10:06:12 点击数:259 文章来源: 销猫新零售
  • 社交电商斑马会员又摊上事儿了。


    6月10日,湖南省汉寿县人民法院对外披露了一起非诉保全行政裁定书。该裁定书上显示:汉寿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在查处杭州迅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杭州酷梨科技有限公司、广州云庭网络营销策划有限公司涉嫌传销一案中,为防止上述公司转移或隐匿违法资金,于2020年4月23日向汉寿县人民法院提出申请,请求对上述公司在支付宝公司开立的结算账户内的资金合计3000万元予以冻结。


    微信图片_20200630100838.png

    来源:裁判文书网


    销猫新零售(ID:DSxiaomao1130)发现,杭州迅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正是社交电商平台“斑马会员App”的运营公司,据企查查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8月29日,注册资金为1000万元,实缴为0 。


    微信图片_20200630100842.png

    数据来源:企查查


    斑马会员自去年秋季发布会之后(现场丨直击斑马会员秋季发布会,2019年GMV有望突破300亿),许多代理向销猫反应,拓新越来越难,399元的礼包吸引力越来越弱。在2019年GMV成功突破300亿之后,平台开始陷入了瓶颈。


    于是在今年上半年,斑马会员尝试了多种方法,试图持续打造平台的影响力。

     


    最后的救命稻草——直播
     
    变则生,不变则亡。

    但改变不是一件易事,销猫曾在《“399”礼包制社交电商走下神坛》一文之中提到,斑马会员为了加速引流,推出了“半量升级”“全民推推赚”“9.9外卖活动“天天养猫猫”等各式各样的活动。

    但效果并不明显,为此还消磨了一些代理最后的耐心。

    还得把握住最新的局势,如今直播带货热度高居不下,斑马会员立刻躬身入局,并画下了直播的蓝图:

    首先,通过直播,斑马会员可以盘活平台原有的私域流量,让商品销售更加方便和快捷,让更多的会员获利;其次,直播可以打破了平台原有的以社群为范围的私域流量的界限,让会员们可以获得更多新的流量;第三,直播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展示方式,让用户可以更加全面地了解商品,更加容易转化;第四,直播可以更加精准地了解用户需求,让产品和用户的匹配更加精准,成交效率更高。

    但现实是骨感的,平台的主播寂寂无名,带货效果并不明显,即便是在庆典活动上,让代言人景甜来直播间,也并没有掀起多大的风浪。

    就拿斑马会员平台上相对知名的主播“初夏”来说,截至今年4月底,两个多月的时间,初夏在斑马会员直播带货34场,总金额不过1600万+,单日单场带货最高金额达到600万+,单场最高热度30万。


    对于一个直播小白而言,或许这样的成绩已经非常不错,但对于整个平台来说,若是KOC们的带货能力只有这样的数据,那怎么跟淘宝直播、抖音、快手,以及后来发力的京东直播、拼多多相提并论?

    在销猫发布的猫报告|2020社交电商抖音运营报告中,在认证的账号里,斑马会员粉丝总数也只有1.3W,在2019年1月就开始发第一条短视频的情况下,已经比大多数社交电商布局更早,但蜜芽、豪享拼、云集等仍然后来居上,可见斑马会员在抖音上的运营也并没有多少起色。



    5月10日,斑马会员的两位高管——斑马会员副总裁邦邦、斑马会员营销部门负责人Mary也在平台直播间里进行长达2个多小时的带货直播。官方放言说“公司高管们的首次亮相即刷新了平台直播间的多项记录”,但仍没有透露出当日带货总金额。



    不过总的来说,斑马会员的直播数据仍在保持增长。

    疫情发生以来,共有1731名会员在斑马会员开展了直播带货,直播总场次6542场,直播总成交额1亿+。数据显示,2020年1-4月,平台每月直播成交额都保持了100%以上的增长。

    特别是在“410大促”当天,通过社群分享等社交方式打开斑马会员App的用户数达140万人,其中,直接进入大促主会场的用户数为17万人,直播成交数量环比增长248%,销售额环比增长231%,平台最终单日GMV也突破5.3亿。

    不过说到底,斑马会员的直播是会员为主,商家为辅。无论直播还是卖货所带来的GMV,最终都要落到会员的增量上来,所以拓新仍是斑马会员首要的战略。

    当然,这也是问题频发的关键。


    洗不清的质疑
     
    从前身环球捕手,到如今的斑马会员,争议的声音从来没有断过。

    早在2017年,环球捕手官方公众号就曾因其三级分销模式涉嫌传销被微信官方封号,而环球捕手也因涉嫌传销而被国内多家媒体报道。

    之后环球捕手悄然隐退,摇身一变成为斑马会员,会员能够从环球捕手直接导入,实现直接过渡。在环球捕手的基础上,斑马会员一经创立就取得了迅速的发展,一跃成为了社交电商的佼佼者。

    伴随着名利的,就是铺天盖地的争议。

    去年8月6日,每日商报报道的《拉人头、多级获利、投资399元轻松月入3万?斑马会员是传销吗?》一文,直指斑马会员收益管道层级最高达6级,严重涉嫌传销。

    去年11月,一则题为《社交电商接连陷入“溃败”:斑马会员被传跑路》的消息将“斑马会员”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据悉,去年双11期间销售突破10亿的斑马会员就卷入疑似跑路的传闻,而据杭州市西湖区检察院官方微信号发布消息称,周某某在担任杭州某公司财务总监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多次侵占公司资金共计2.6亿余元,用于个人赌博。经确认,周某某系新晋电商斑马会员的运营方杭州迅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财务总监。

    礼包制模式接连出问题,涉传、罚款、跑路层出不穷,斑马会员一度陷入了信任危机。当然,故事还没有结束。

    今年3月,中国质量新闻网发布题为《斑马会员被质疑涉嫌传销的背后》,该新闻报道了斑马会员的层级制度,特别是“拉人头”的奖励高于卖货奖励的机制,让斑马会员饱受质疑(关于斑马会员的模式,可阅读喵妹儿“拆模”丨“斑马”是匹什么马?)。


    此外,据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19年度中国电商平台消费评级数据报告》显示,2019年度“斑马会员”共获得12次消费评级,均获“不建议下单”评级,其存退款问题、发货问题、商品质量、网络售假、虚假促销等问题屡遭消费者投诉。


    舆论压力下,斑马会员不得不通过各种渠道来重新树立自己的品牌形象。

     

    “面子工程”不可持久

    斑马会员下足了功夫。

    其一,在公益上发力。通过助农扶贫、关注弱势群体、捐款捐物等践行社会责任,让平台的品牌形象得以提升,让更多的会员们能够对外宣传和推广。在百度资讯上搜索斑马会员,出现的频次最多的信息不外乎就是“捐书筑梦”“精准扶贫”“助力农产品”等。

    例如2017年格家网络提出的“中国田”助农计划,截至2020年4月,“中国田”项目已进入26省(自治区、直辖市)的90余个县区,通过消费扶贫、产业扶贫,推动地方特色优质农产品精准对接中高端家庭消费。

    微信图片_20200630100857.jpg
    斑马会员中国田项目总负责人张玉

    其二,与相关部门的交流。6月23日,由国务院参事室、中国服务贸易协会联合举办的“社交电商监管创新政策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来自公安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商务部等政府监管机构负责人、学界专家学者、企业从业人员代表共同出席了会议。

    其中来自斑马会员和其他企业界代表在会上发言表示,当前社交电商发展,有效降低了企业营销成本,在疫情期间也表现出较强的韧性,为“后疫情时代”全社会消费增长提供了条件,未来希望在返利、内部计酬等方面的监管有所弹性。

    至于前文提到的种种负面消息,在这些文章的“挤压”下,自然得翻几页才能看到了。

    当然,这些新闻报道的宣传无可厚非,说到底仍是企业的“面子工程”,虽然能够取得一定的品牌美誉度建设,但真正重要的,仍是作为社交电商的商业本质——给消费者提供更加优质的产品和服务。

    社交电商的风口并未完全冷却,淘宝淘小铺还在持续发力,京东社交电商的发展仍然如火如荼,拼多多已经一跃成为电商龙头。无论如何,整个行业都呈现出一种欣欣向荣的趋势。

    至于被冻结1000万元的斑马会员,会做出哪些新的应对措施?作为曾经社交电商的佼佼者,斑马会员会不会上演现实版的“伤仲永”?

    只有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


    文章来源:销猫新零售

服务热线

18231683639

微信服务号